当全球经济少了中国“金主”
2020-02-13 17:01 海外经济 豪侈品 疫情

1171421e18f0e34a7d155_0.jpeg

编辑|歪道道 来源|歪道道(wddtalk)

2月5日,韩国首尔的乐天免税店里,零零散散地可以看到一些购物的游客,员工完全没有了年前忙碌的样子。 一位导购表示,“原来大家营业人员在店内每天都要工作到9点商场关门后,再收拾专柜才能准备回家,现在6点半商店就关门了。 当然,大家陪家人的时间也更多”。

相比普通员工,免税店的管理人员显然没有这么豁达。 “在上个周末(2月1日-2日),商场的整体销售额相比前一个周末又下降了30%,雪花秀、后等人气品牌如今销售额减少高达80%左右”,想起两个星期之前门庭若市的热闹,管理人员们的脸上写满了落寞。

但比他们更惨的是我国内地的外国品牌门店。 耐克大约一半直营店暂停营业,其他店铺也缩短了营业时间,阿迪达斯同样声称关闭了“大量”直营和代理商门店。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将国内大大小小的企业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国外何尝不是如此? 当国人出不了门,全球经济的“春节档”似乎都死气沉沉。

境外“倒闭”潮?

继餐饮巨头西贝发布“账上现金支撑不过3个月”的消息刷屏后,兄弟连教育、K歌之王由于无法展开业务,资金链断裂,也宣告“阵亡”。 肺炎疫情的阴影之下,国内中小企业大规模倒闭的趋势可能已经开始出现。

而这波潮流也逐渐波及境外。

上周末,一年一度的札幌冰雪节开幕,往年活动期间常常人满为患,十分拥挤。 今年,冷清的商店街上只看到三三两两戴着口罩的游客。 据札幌市出入境管理局的摘要显示,自1月24日起的10天春节假期里,约有12900名中国人抵达新千岁机场,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0%以上。

1171421e18f0e34a7d155_1.png

奈良县一位售卖“鹿仙贝”的老板武田丰表示,他的店曾经每日生产约1万枚“鹿仙贝”,如今销量骤降了80%,“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将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当然,不仅仅是景区周边的超市、纪念品商店,原本人流量巨大的百货商店、免税店也都受到了这次疫情影响,很多日本本地零售商对于突如其来的消费低迷期而感到束手无策。 如高岛屋,其来自中国游客的免税销售额约占免税总销售额的80%,而这样高的比例普遍存在于高岛屋的其他分社中。

更何况,高岛屋中国连年亏损,2019年6月本打算退出中国,好在上海本地政府给高岛屋大幅度降低了房租成本,才得以“重拾信心”。 只是没曾想,中国疫情爆发直接危及日本本土业务,无疑让高岛屋雪上加霜。

目前,已有日本当地政府表示,对于一些经营困难的设施,可能会引入政府贷款制度来解决问题。

与日、韩两国旅游行业的相关从业者相同,全球各地的唐人街餐馆、旅行社也在遭受市场隆冬。 位于法拉盛的一家酒店的经理说,1月份最后两周他们的生意减少了四成; 皇后区一家旅行社的老板原本为200名中国游客预订了这两周的旅游,如今却在考虑解聘雇员…

根据宏观经济数据显示,自2002年非典暴发以来,入境美国的中国人增加了1270%,2019年达到280万人次,疫情将导致中国游客在美消费减少103亿美金。

疫情袭来,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停工易倒闭、现金流困难的中小企业,而对于那些境外专门针对中国客户、中国消费者进行服务的企业来讲,也是如此。

豪侈品巨头的“病”

法国巴黎银行豪侈品研究部曾发布过一份名为《豪侈品行业十大危机》的报告,为了描述对世界影响深远的中国消费市场,报告中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中国打个喷嚏,全球豪侈品市场就得肺炎了”。

如今中国真“患”了肺炎,全球豪侈品市场如同被扼住了喉咙一般,连巨头都只能喘息。

近日,拥有Coach、Kate Spade等品牌的美国轻奢集团Tapestry表示,预计下半财年销售额损失约为2亿- 2.5亿美金。 同样宣布下调全年预期的还有英国豪侈品牌Burberry,其将近40%的销售额来自中国消费者。

1171421e18f0e34a7d155_2.png

曼哈顿唐人街

作为对全球个人豪侈品市场持续性增长贡献率高达90%的消费国,如果国内的疫情危机未能在短时间内解除,这种市场消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将直接映射到巨头全年的发展中。

其一,颓势的股价仍将持续。 过去两周,LVMH、开云集团股票分别应声下跌约8.5%、8%,Burberry则下滑12%,Capri Holdings的股价更是蒸发14.7%。

参照2003年非典期间,根据国际投资银行Morgan Stanley数据分析,豪侈品行业指数在1月(SARS疫情真正被中国媒体大规模报道)下落5%,至3月国际卫生组织WHO对全球发出中国疫情警告时,进一步下跌。 直至6月份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警告,行业指数才得以上涨。

其二, 我国在豪侈品行业的影响力已今非昔比,受此次疫情冲击,巨头业绩受损越严重,恢复需要的时间越多。

上月底,法国旅游业联合会主席马斯对中国游客的急剧减少表示担忧,“尽管中国游客在人数上仅占游客总数的2.5%,他们却是重要的‘金主’,他们在法国消费了40亿欧元(2018年数据),占所有游客总消费的7%”,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购买豪侈品。

宏观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消费者的豪侈品消费总额达到858亿欧元,按最新汇率计算,大约是6500亿元。

与此同时,国外豪侈品巨头在国内的业绩,也随着门店暂停营业和稀少的客流量而被大大拉低,尤其是武汉这一重灾区。 根据豪侈品中国联盟荣誉顾问、时尚专家张培英分析,预计时尚行业营业额至少下滑50%,后期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左右能够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与十多年前的非典时期不同,此次疫情也影响到了豪侈时尚品牌的供应链。

据《环球豪侈品报告》报道,早在2009年,就已经有60%的国际豪侈品品牌在中国进行代工生产。 有的在中国生产成品,有的在中国完成大部分工序,运至品牌国完成最后工序。 可如今由于多地延长了返工时间,通常在2月投产、4月交付的工厂订单可能会推迟到5月或6月,有些品牌的代工厂甚至已经关闭,不会在短期内恢复生产。

无法摆脱的中国依赖

2月4日,香港《南华早报》发表文章,称病毒将考验世界究竟有多依赖中国制造商。 无独有偶,澎湃资讯在一篇报道中指出,日本旅游业在这次灾难中意识到了他们太过依赖中国顾客。

全球供应链离不开中国制造,全球零售离不开中国消费,这或许是这次疫情带给世界经济最深刻的体会。

大和研究所指出,与2003年“非典”相比,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已大大增加。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每年下降1个百分点,全球经济增速将下降约0.4个百分点,日本经济增速相应将下滑0.3个百分点左右。 除日本外,美联储在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也警告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可能会使得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产出减少0.5个百分点。

其实,近几年已经有很多国外行业巨头正在试图减少这种“中国依赖”。

如苹果,苹果的合约制造商已扩展到其他国家,印度在2015年还没有苹果的代工生产基地,但到2019年已扩大至3家。 再比如优衣库,去年开始进驻东南亚剩余的空白市场,并把越南作为摆脱依赖中国的生产基地加以利用。

只是短期来看,全球经济对中国制造、市场和投资的依赖非但没有减少,反而随着中国经济的重点转回国内消费市场,其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越发降低了。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的《麦肯锡2019中国报告》显示,2000-2017年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0.4逐步增长到1.2,而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指数则在2007年达到0.9的最高点,到2017年则下降到0.6。

1171421e18f0e34a7d155_3.png

而且大家可以看到,这种转变不再是单纯的以量取胜。 纵观我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脉络,从依赖国内庞大的市场崛起,到通过投资手段加大对国外企业的影响力,互联网的力量已经实现质变。 尤其 是在去年一场技术自主的思想启蒙下,高精尖核心技术研发与制造得以重新起步,一旦破除美国对技术的垄断,将是中国经济的又一场“质变”。

对国外企业来讲,这是将来可能的危机,而如今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波动更像是一场提前的演习。 据悉,制造业停顿延长,正迫使美国企业高管纷纷寻找替代供应商,但这可能不足以阻止其业务放缓。

所以说,中国承载了多少企业增长的动力,但同时也要负担起它的力量及变化。

疫情蔓延至今,大家仍无法预测这场危机还需要多久才能渡过,只愿疫情终将过去,春天终会到来。

歪道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