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经销商保卫战
2020-02-13 11:55 手机经销商 苹果手机 小米

手机经销商保卫战

编辑|张楠    来源|Wise财经 (ID:onecaijing)

“市场又延期开业了,有下单的联系我,可发货。”经销商郑健在他的朋友圈中编辑好文本,按下了发送键。随后,他又将这条消息同步到了企业的其他几个微信群中,以便客户正常下单。

类似的情景已经从春节持续到了现在。

按照惯例,方仕通市场通常会在正月十五过后开放,但由于现在疫情愈发严重,郑健被告知市场开放时间延后,具体日期待定。

“幸好年前拿了一部分货出来放在住的地方,过去都是春节在家发货,节后回市场上班,但今年真的特别突然。”郑健告诉「Wise财经」,“相比去年春节期间的发货量,今年明显少了一半。”

位于河北石家庄的太和电子城,同样被市场管理部门要求延期开放。“之前说延期到17号,现在说还要继续往后延。”身在石家庄的周子健对「Wise财经」说,市场中大多人均从事手机经销、维修与配件批发,市场延期开放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煎熬。“货取不出来,人也进不去。”

市场延期、店铺关张,种种不利因素摆在面前,一场手机经销商的自救保卫战被迫展开。

自保

“我大致算了一下,光我放在市场的二手机和等待换新的机器就有300多台,一台损失100元,这就是3万元,这还没算上月租。”周子健无奈地说道。

据周子健讲,他原本打算在春节复工后将手机出手以及送至苹果官方换新,“但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幸好我习惯拿些手机放在家里,以便熟客购买。”

但是,相对于存放在市场库房里的机器数量来说,他拿回家中的仅仅是九牛一毛。“二手和新机全算上也就拿回了一百来台,单二手也就七十多台。”周子健说。

对于去年形势本就不好的手机市场而言,疫情来袭简直是雪上加霜。腊月二十以后,张悦位于石家庄的手机店便门可罗雀,他原本打算在年三十下午关门,但疫情来袭,他不得不早早关了门。

“因为我就住在石家庄,所以我打算三十上午在店里待半天,但疫情比较严重,后来也就没开。”张悦现在在家里办公,虽然店中还压着存货,但他的情况要比周子健稍微好些。

张悦告诉「Wise财经」,他主要是销售全新机,因此不会亏损太多,并且他还可以在家中使用闪送或快递进行发货。“只是货当时没拿回来多少,不过我现在让供应商把货都发家里来了。幸好不是在村里,不过小区也查得很严。”

“发货现在基本都靠闪送和快递,下单人数还好,就是货源供应不上。”余西在北京从事手机经销业务,他的市场位于北京城西北的中关村。同样,该市场也因为疫情而被延期开放。

余西的住处位于北京西北六环附近的一个小区,为了上下班方便,他和几位店员也都住在同一个小区。以往,春节假期都会有两个人留下来值班送货,但今年,大家基本都留了下来。

“加我一共是6个人,本来定了腊月二十九的车票,但这场疫情谁都不敢回家了,最后都把票退了,留在北京过年。”余西告诉「Wise财经」,他们几人的老家都在浙江,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浙江地区的疫情并不乐观。“父母们也都理解,还是健康最重要。”

待售苹果苹果新机

余西向「Wise财经」透露,他在春节期间每天的发货量大约有30余台(包括苹果、iPad、Mac),最少时仅有10余台——这个销售量级创下了历史新低。

居住在南四环南苑附近的郑健也因为疫情没能回老家过年,在北京住处,只有他和另一位店员在照看生意。微信群中时不时有人询问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价格,“大家两个人还能对付过来,每天发货基本是靠闪送和快递。”

当下疫情临城,只有京东物流和中国邮政可以发至全国,顺丰在一些特定地区已经停止了送货服务。“同城不影响,一般发顺丰或者闪送,外省现在走京东的多些。”郑健说道。

目前,在北京的闪送价格一路上探至70-90元不等,郑健称,平时20公里的单子一般也就是35块钱左右,但现在这个价格几乎没有人接单,只能不断上涨“小费”。

“我这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干活,本来家里人都不让我出来。”闪送员张师傅说,今年他留在北京主要也是想挣点钱,孩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哪里都需要用钱。“他们会时不时打来微信视频看看我是否在家。”

像张师傅这样的闪送员不在少数,在北京,仍有不少快递员、外卖员坚守在一线。

“谁都不容易,现在发闪送发快递都得去小区门口,早就不让外来人员入内了。”郑健告诉「Wise财经」,他所在的小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由于他所居住的住宅楼与小区大门之间的距离较远,他还特意准备了一辆平衡车用于往返。“量少还好,量大就得用平板车拉了。”

亏损

远在河北石家庄的周子健依然在犯愁,不过他已经做好了亏损的准备。“这几天把家里的这点货卖了卖,也挣了一些,但肯定是平不了市场里的机器,量太大了,只能看看是不是能从朋友那边进一些货来卖了。”

周子健在市场里有两个摊位,一家用来销售手机,一家用来做维修业务。时至今日,市场方面仍未通知他们的租金是否可以减免。

“不减免等于2月份白丢了一个月的摊位费,其他摊主也在抱怨这件事,哪怕给我免半个月都行。”周子健对于市场不免租的事情比较无奈,他理解市场为了控制疫情而做出的决定,但他认为市场也应该体量一下商户们的苦衷。

周子健的手机维修业务没有完全停摆,一些需要维修的顾客只能以邮寄或闪送的方式进行,但上门业务已无法进行。“还好修的配件都有,要不也没法做了,像着急的只能闪送,其它办法不行。”

同在石家庄的张悦这几天也没有闲着,除了每天在家销售电子产品外,还要参加HUAWEI的线上学习。“HUAWEI天天让大家看直播,参加线上学习和考试,而且还要往各大群里以及朋友圈发产品广告。”

经销商对话截图、产品宣传截图

据张悦透露,今年HUAWEI的销售任务更加紧迫,与2019年的销量增长35%相比(包括荣耀品牌),今年HUAWEI的目标是比去年的增长率更高。“去年撤回国内市场,这样的成绩已经是顶峰了,要知道其它厂商销量都在下降,但HUAWEI方面还是觉得太低。”

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学生延期开课,在线教育乘势而起,同时也促进了各大品牌平板电脑的销量。据「Wise财经」了解,在经销商销售的平板电脑中,2000元左右价位的平板电脑较受欢迎,品牌以苹果和HUAWEI为主。

“HUAWEI让大家推广的从1000多元到5000多元的都有,但销售相对多的还是1299-1399价位的HUAWEI畅享平板和HUAWEIM5平板,其次是2299元的HUAWEIV6平板。”张悦说道。

张悦告诉「Wise财经」,前来购买的学生家长居多,基本都是给孩子买来用于线上上课,因此对于终端的配置要求并不高,能够满足基本视频需求即可。

“今年平板销量的确不错,基本都是家长买给孩子上课用的。”郑健说,从上周起他就逐渐发现,平板的销量几乎与手机销量持平,一天能卖出去30台iPad。

“大家今年的压力非常大,都快被逼疯了,真是春节也不让休息,还得苦练内功。”张悦吐槽道。

对于张悦来说,今年将会是极其艰难的一年。从目前形势来看,线下业务几乎停摆,所有的经销商只能依靠线上运转,除非这场疫情能够马上结束,否则对于任何经销商来说都是煎熬。

过冬

“对大家来说更是煎熬。”在深圳从事二手机生意的董凯忍不住说道。他所在的深圳金龙通讯市场开业时间被延期到了3月6日——这比正常时期足足推迟了一个月。

董凯和周子健的情况几乎相同。他也有一部分二手机和一部分手机零部件存放在店里。对于他来说,最担心的仍然是那些二手机。

“最近涨跌很明显,有部分机型涨了,一部分机型跌了。”董凯告诉大家,由于香港管控较严,已经相继关闭了一些往来深圳的口岸,同时如果此时到香港还要接受为期14天的检疫隔离。“如果过去拿货,香港14天,回深圳14天,这就是28天,一个月就没有了。”

春节过后,深圳地区的部分二手苹果产品价格涨跌明显,由于香港“封关”,一些版本的二手电子产品无法经由香港到达深圳,因此货源紧缺造成了一定的市场行情波动。

待售的二手机

“基本在200元上下。这次对大家的冲击不小,现在新机供应到是还好,没有出现缺货的情况,但一些机器也涨价了。”董凯说,一些全新的苹果产品也出现了小幅涨价,价格在50-80元不等。

据「Wise财经」获悉,目前苹果线下零售店除2月15日北京西单大悦城开放外,其它城市所有零售店暂时关闭,开放时间待定。另外,苹果官网商品配送时间已延期至一周后。

有业内分析人士称,苹果官方的销售将会受到一定影响,但这种影响对于苹果来说或许不大,一是消费者可以从电商购买,二是消费者可以通过线下渠道商家购买,虽然现在很多线下店已关门,但他们均开通了线上平台以便送货。

在当前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商家不得不调转船头,通过线上的方式销售产品。

“没办法,不能等下去,店不让开门,总不能一个月都不干活,毕竟还要养家糊口。”张悦对于目前的情况非常无奈。

“能卖一台是一台吧,疫情来了生意不能断,还有很多老客户等着你呢,线下干不了就在线上做呗,这么多年下来每家都有自己的宣传方式。”周子健说道。

不仅是这些商家们转战线上,就连各大手机厂商的发布会也不得不转战线上。据悉,小米、HUAWEI、黑鲨等厂商将原定于上半年的发布会搬到了线上进行。

不过,对于厂商来说,无论是线下开发布会还是线上开发布会,对他们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只是对于线上的形式来说需要一定创新,因为它不同于线下。另外,线上发布会的成本还相对低些,对手机厂商来说也是件好事。

考验

从线上到线下再到线上,十年间,手机行业在疫情之下历经轮回,虽然各家厂商的线上渠道增长明显,但他们还是最重视线下渠道,毕竟线下渠道才是根基。因此,在疫情影响线下渠道之时,经销商们也在做出改变。

对于小米企业即将发布的小米10来说,在线下渠道的铺货量较以往有所减少。或是受到廊坊富士康延迟复工的影响,首批小米10并不会有很多货源。

小米山东经销商孙晓告诉「Wise财经」,他们店已收到了小米10手机,但是货源不多。“我已经在朋友圈和群里做了预热,从预订人数来看没有往常多,一部分原因是大家都在等待价格。”

孙晓的库房中也压了不少其它的小米产品,他本想在春节期间进行促销,但疫情来袭只好暂时关闭了门店。“还有一大部分机器等着卖,只能等下周开业了再卖。”

小米10系列已到经销商处

目前,一些地区将复工的时间定在了2月10日,但对于一些人流较为密集的大型电子市场来说,复工时间依然难定。

库存无法按时消化,这给不少手机经销商增添了无形的压力。在当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转战线上尽量减小损失,准备过冬。

“挺过这个月就好了!坚持就是胜利。”对于董凯来说,一个月后他所在的市场将会如期开业,但对于周子健、余西、郑健们来说,还要面临一个漫长的等待期。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摆好心态,把能卖的货通过线上卖出去,尽量缩小自己的损失。”周子健说道。

张悦很赞成周子健的说法,这场突发的疫情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线上也是经销商们应当重视的环节之一。“幸好平时都加了一些客户的微信,也建立了微信群,要不在这个时候怎么销售产品都是问题。”

面对种种不利因素,经销商们不敢输也不能输。虽然疫情让经销商们承受了或多或少的损失,但他们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积极地寻找出路。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场自救保卫战,对于经销商们来说将是一场极其残酷的考验。

注:应被访者要求,郑健、张悦、董凯、周子健、余西、孙晓均为化名。

Wise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