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我的VC生涯:干了5年,差点赔掉全部身家
2019-12-02 18:17 VC 投资 创投

埋葬我的VC生涯:干了5年,差点赔掉全部身家

编辑|闫启  来源|投资界 (ID:pedaily2012)

“全民PE”之后,中国创投圈陷入低谷,直至2014年。

2013年12月30日,在2014年来临之际,创投行业首先收获了一份新年大礼:在历时400天后,A股的IPO暂停宣告结束。IPO重启当月,便有43家企业实现上市。以2014年为起点,中国的创投市场迎来了一波罕见的高潮。

那一年,阿里的上市,软银孙正义获得了数百倍的账面回报,“投资之神”的名头从此坐实;聚美优品、京东、alibaba三大电商企业都有红杉中国的身影,加之此前上市的唯品会,红杉完美成为中国电商崛起的最大赢家,“点金胜手” 沈南鹏从此声名远播。

随后,中国VC迎来了史上新一波裂变。时任IDG资本合伙人的张震出走,联合高翔、岳斌,创立了日后风头强劲的高榕资本;“年少成名”的曹毅告别红杉中国,获得王兴和张一鸣支撑成立了源码资本;刘二海离开了工作近12年的君联资本,愉悦资本诞生.....在这场巨变中,中国VC悄然进入2.0时代。

与此同时,随着大众的创业的激情被点燃,新生机构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仿佛一夜之间无数天使投资人诞生,开始出现“全民VC”、“全民天使”。而各种90后创业明星也被捧上了神坛——马佳佳、余佳文、王凯歆.....这一串曾经闪耀的名字,成为了那几年的缩影。

潮水渐渐退去。“现在的创投圈有点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资,很多人离开。”目睹了过去几年的狂飙,达晨财智实行合伙人、总裁肖冰说,现在行业正回归到一个安静的状态。

VC新贵崛起, 他们改变了中国创投的走向

时间回到5年前,一大批从老牌投资机构出走的新生代投资人,改变了中国创投圈的走向。

《中国创投简史》记录了这一段往事——早在2013年,还是IDG资本合伙人的张震、高翔已经嗅到了互联新贵将会迅速崛起的趋势,开始在IDG资本内部主张另成立一支单独融资的子基金。但由于这支基金的投资风格更激进而未能实现。于是,二人联合IDG资本副总裁岳斌共同请辞,出走创立了高榕资本。

“在那个时间点,我自己也不知道,出来做基金能做到什么程度”,张震回想起当时的做出这个决定时,自己并没有什么把握。但后来证明,高榕资本抓住了最好的时间节点。成立之后,高榕资本投出了拼多多、跟谁学、虎牙、美团、蘑菇街、水滴等一大批明星企业。

从高榕资本开始,中国VC进入2.0时代的大幕被缓缓拉开,一个个崭新的机构名称出现在中国创投史上。

2014年4月,已经是红杉资本中国最年轻副总裁的曹毅,找到了王兴和张一鸣,表达了自己想要做一支基金的想法。仅仅一个月后,一支1亿美金的基金已经募集完成。

曹毅身边聚拢着众多互联网新贵,因此在源码的LP队伍中有着众多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高管。“互联网行业的资金正在变得越来越多,企业上市之后,创始人以及高管开始考虑如何配置他们的资产,他们认为最好还是反哺到在这个行业,这是他们热爱的、也是无限看好的行业。”这或许也是曹毅成立源码资本的初衷。

高榕资本和源码资本只是这场VC巨变中的两个典型的缩影,那两年里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投资人离职出来单干的消息传出。

在创办愉悦资本前,刘二海曾任职于君联资本。当时他认为,“对于VC行业来说,100人是裂变的一个槛。达到或者接近这个规模的VC仅有历年排行榜榜单上顶尖的那几家:IDG、红杉、君联资本等,这也是近年诞生投资机构最多的原产地。”

毫无疑问,相比2005年,2014年是中国VC行业又一次更加猛烈的裂变大潮。“VC2.0时代从2014年开始,未来9-10年将是VC2.0的大时代。”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清科研究中心总经理符星华当时曾预判,“历年最佳VC榜单中前50位的排名,70%都将发生变化。在2014-2016年没能做好布局的老牌投资机构,将很快淹没于这个时代。”

荒诞一幕上演:投资进入全民时代,凤姐都做天使了

没有人想到,中国创投圈爆发得这么快。回想当年,一个个创业者白手起家的造富传奇和投资机构点石成金的神话,让多少人热血沸腾。

恰逢此时,全民创业的热情被引爆,全国各地的创业者如雨后春笋。仅仅2014年一年之中,中关村就有40000家企业诞生。

同一时期,中国VC/PE机构的数量也呈现出爆炸式增长。这其中,除了一部分之前的PE机构将投资阶段前移,还有国企、上市企业、民营企业、资深投资人、三方财富企业、信托、券商资管企业等跑步入场,纷纷成立自己的投资子企业或投资部门。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仅仅在2014年3月开始的不到一年时间里,登记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就达到4276家,规模1.6万亿左右。而到2018 年 12 月底,国内登记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已达14683 家,私募股权、创投基金8.6万亿元。

事实上,当时中国投资市场远比这些数据看起来要更加火热。相比起投资机构的数量的激增,全国范围内出现的天使投资人数量更是难以计算,一些手里有点钱的人化身创业导师,创投圈一时间充斥着各种荒诞。

2015年底,凤姐就曾在自己的微博上正式宣布:“既然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因为嫉妒在骂我,那我只好投资一个吵架的APP满足大家,没错,我现在是天使投资人”。她还表示,首次投资金额达到数百万。

在全国,有无数个像凤姐这样略有财富积累却常识欠缺的人投身天使投资,这让天使培训突然之间拥有了广阔的市场。全国各地的天使培训机构遍地开花,但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这个行业乱象丛生。

2018年11月,曾号称要“20年培养6万名合格的天使投资人,20年内管理资金规模达到6万亿”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被曝出早已人去楼空,算是给全民天使时代画上了句号。

昙花一现,90后创业者给VC上了一堂课

那几年对于创业者来说,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2016年, 17岁退学创业的王凯歆,因为一档创业真人秀节目《我是独角兽》火了。1998年出生的她,迅速成了90后创业者的代表人物。王凯歆一句“只要你们愿意投我,我能让你们在未来赚够95后的钱”,打动了国内多家顶级VC。

然而,仅仅几个月之后,数据造假、私吞公款、裁员……一个未成年创业者的斑斑劣迹全都浮出水面,各种质疑纷沓而至,那是当年创投圈最火爆的事件之一。

还有另一个90后创业明星余佳文,这位“超级课程表”的创始人不但公开承诺“明年拿出一亿元给员工分红” ,甚至提出 “员工工资自己开”、“上下班时间自己掌控”、“鼓励员工用打架解决问题”等令人匪夷所思的管理模式,一时引发热议。

“90后创业”这个风口,让不少大牌VC栽了跟头。那些闪耀的创业明星,匆匆火了,又匆匆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

不过,在那个风口频出的时期,这只是整个行业的冰山一角。彼时,已经过互联网浪潮洗礼过的中国创投行业,恰逢移动互联网来临之际,“风口”成为了一个被所有人追逐的热词。随后,创投圈迎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风口”创业。

当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尤为亮眼,其中P2P当时更是被树立为互联网金融的典型。到2016年时,国内P2P平台的数量就超过5000家,而如今的境况令人唏嘘。

此后,一个接一个的风口更是层出不穷:2016年,直播和共享单车火了;2017年,常识付费、共享经济、新零售、无人货架、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创业项目成了VC追逐的对象;2018年春节刚过,区块链让许多人3点钟无眠。在这这些风口之中,电商、社交、手游各类项目穿插其中,即便是国内最顶级的VC也不能免俗。

风口之下“谁人不识朱啸虎”,从“独角兽捕手”到“鼓风机”,尽管毁誉掺半,但朱啸虎无疑是在风口时代里那个最能吸引目光的投资人。不可否认的是,滴滴、饿了么、映客、ofo……这些朱啸虎投过的项目,无论结局如何,都曾在资本的助推下迅速占据了行业的高地。

一批VC慢慢倒下,行业正回归到一个安静的状态

那几年,泡沫慢慢被一点点吹大。

那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对于“独角兽”和“毒角兽”,不少投资机构已经傻傻分不清楚,“PPT融资”成了创投圈人尽皆知的梗。在创业企业扎堆和投资机构井喷的市场环境下,项目的良莠不齐和机构的专业能力不足越发凸显,大量的FA机构随之开始涌现,但也逐渐催生出对创业项目的过度包装和数据化妆。

“很多所谓的风口就是找一个热点,不断地融资,估值不断地吹泡,最后像烫手的山芋一样,谁接到最后谁倒霉。现在竟然出现了很多天使阶段就敢估值几个亿的项目。我看到一批无知无畏的投资人,无论估值多高都敢投,这是很让人担忧的。”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曾这样感慨。

以前,只要踩上风口,早期投资人可以很快找到接盘侠套现离场,而估值炒得越高自然回报越高 。因此在市场上钱多的时候,整个行业看起来如火如荼。而今潮水退去,谁在裸泳显而易见。

2018年,被称为史上最严“资管新规”落地,“募资难”的声音喧嚣尘上。据说,一家成立近五年的VC机构,2018年春节回来后除了前台,人人身上都背上募资KPI考核,可以说全员募资。

“募资难”背后的现实是,VC/PE行业正在上演一场悄然无声的生死淘汰赛,募资难本质是市场正在淘汰不专业、没实力的“玩家”。

毕竟,现在市场上很大一部分基金都是为了拥抱创投大潮而诞生的新VC,第一个隆冬对于他们来说将是致命的。“对三分之二的VC来说,他们的第一支基金也将是他们最后一支基金”,这样的说法并不夸张。

但需要强调的是,对于经历过经济周期的老牌投资机构和专业能力强新生代投资机构来说,隆冬并不存在。在他们眼中,市场降温并不是坏事,回归价值投资反而才能真正体现出自身的能力。

在去年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曹毅就曾表达过对市场的看法,“2018年行业正回归到一个更长期视角、更稳健、更可持续发展的状态。对于大家投资人来说,可以多一点时间去做尽调,多一点时间去斟酌。”

事实上,优秀的投资机构总能穿越周期。“现在的创投圈有点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资,很多人离开。”在达晨财智实行合伙人、总裁肖冰看来,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青春躁动期,现在步入的是成熟期、理性期。

“现在这个行业慢慢进入到成熟期,比以前安静多了。回归到这个行业本来面目,回归到一个安静的状态后,有利于大家做好投资。”肖冰用了一句诗来描述这种感觉——在安静的时候美好的事物才会出现。

投资界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